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旅游 >   正文

情牵滇越铁路|彭桓:“申遗”是保护开发的发展方向

2020-05-27 10:08:17   来源:云南日报

  【编者的话】

  1910年4月1日,滇越铁路全线通车。

  110年来,它记录着云南的对外开放,也见证着云南的发展变迁。

  如今,随着“一带一路”建设推动中越两国互联互通,滇越铁路不仅在经贸领域继续发挥着作用,还在云南全域文旅融合大潮中焕发新活力。

  2020年4月9日开始,我们与一批专家、学者、企业代表对话,倾听他们与滇越铁路的故事,共同探讨在新时代云南文物保护与旅游融合发展的背景下,对滇越铁路文化线路遗产体系进行保护、开发、利用的问题。

  同时,希望借他们的故事凝心聚力,协同各方加强合作,将滇越铁路的保护与开发项目打造成为云南全域文旅融合的示范工程。

  “常年收集、整理滇越铁路影像资料的过程,让我逐渐明白,要让更多人了解滇越铁路,就必须把它推到更高一个层次,‘申遗’无疑是发展方向之一。”彭桓,云南省屏边苗族自治县人民政府原副县长,《文化线路遗产——滇越铁路影像志》一书的编著者。谈及对滇越铁路文化线路遗产体系进行保护、开发、利用的问题时,彭桓认为滇越铁路“申遗”是保护开发滇越铁路的发展方向。

  2008年举行的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第十六届大会通过了《关于文化线路的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宪章》,标志着“文化线路”正式成为世界遗产保护的新领域、新类型,这让彭桓信心倍增。他说,滇越铁路涉及中国、越南、法国,是一个典型的跨族、跨国、跨亚非欧的海陆交通工业遗产,也是中国、越南以及亚洲最具“申遗”潜质的世界“文化线路遗产”。为此,彭桓历经多年不懈努力,完成了《文化线路遗产——滇越铁路影像志》。他坚定地表示:“我所做的一切,完全是按照申报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的最初参考文本标准来做的,我想为‘申遗’尽自己的一份力。”

  彭桓介绍,若滇越铁路进入“申遗”程序,中越两国在1000多千米(含中国云南“个碧临屏”铁路,即:个旧—碧色寨—临安—石屏铁路)沿线的几十个“国家特别遗迹”和“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都将成为新增“世界文化遗产点”而列入“申遗”文本,从而使这些曾经名不见经传的孤体、点状和静态遗产,以一项超越国界的、具有诸多价值的共同遗产而全面推向“跨国联合申遗”的国际平台。“若真是‘申遗’成功,将有更多人关注到滇越铁路,参与到滇越铁路的保护开发中来。”彭桓说。

  多年来,彭桓曾在屏边县人民政府分管交通工作,负责联系昆明铁路局开远米轨分局,也是人(字桥)白(寨)公路建设指挥长,心系“滇越铁路屏边境内的76公里米轨”已成为他工作生活中的重要内容。这样的深情,让彭桓在面对滇越铁路沿线旅游资源整合、文旅融合发展问题时,有了更多思考。

  彭桓建议,愿社会各界多与滇越铁路研究会加强合作,同时还可以借鉴开远段通勤列车和建水小火车的分段开通模式,条件成熟时,可尝试逐段连动旅游专列、婚庆包车;可策划“滇越铁路(含“个碧临屏铁路”)高原湖国际马拉松赛”;可在屏边县城广场和人字桥举办“天天‘桥’电影”筹划,放映全球公映的有关“桥”的电影;可在人字桥选点,做成设计工程师“保罗·波登”的胸像雕塑;积极进行招商合股,再与云南民族电影制片厂重启《人字桥,你这个谜》的拍摄工作……

  今年,滇越铁路全线通车110年之际,作为滇越铁路的专家,彭桓在促成滇越铁路“申遗”的同时,积极参与到探讨滇越铁路保护、开发、利用的工作中来。他说:“做这一切,只为让更多人看到滇越铁路的特殊魅力。”

  记者:姚程程(云南日报)

编辑: 李文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