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正文

铜鼓舞保护探秘

2016-05-31 11:13:02   来源:云南网   

长者敲响公鼓、母鼓,群众跳起铜鼓舞。 [林 颂摄]

一个脸上刻满岁月痕迹的彝家老汉,敲响两面见证上千年历史变迁的铜鼓;一群身穿绣着古老图腾图案盛装的彝家老少,舞动一代代传习下来的古老舞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文山壮族彝族铜鼓舞》活动示范点授牌仪式”,近日在广南县八宝镇杨柳树村委会里洒村举行,场面撼人心动。

探访彝族铜鼓舞

里洒村世代传习的彝族铜鼓舞从何而来?如何传承至今?带着种种疑问,笔者随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文化馆和广南县文化局的工作人员走进了这个古老的村落。

广南县八宝镇里洒村位于广南县东南角,距广南县城112公里。全村有28户131人,均为彝族白倮支系。铜鼓舞——他们世代传习的一种古老舞蹈。不知何时,人们把铜鼓请到了村口社坛前的广场上。至于铜鼓存放在谁家,由何人负责保管?这是秘密,也正因此得以传承至今。按当地传统,每年正月初二至十五人们都要跳铜鼓舞。入夜时分,人们在社坛前的广场上烧起篝火、敲响铜鼓,全村男女老少围着铜鼓边舞边唱直到天明。

身着节日盛装的彝家老少陆续聚集到广场上,铜鼓声响起之处,人们尽情地迈动舞步,挥洒着满腔的激情。随着铜鼓节奏的变换,舞动的人们突然停了下来,嘴里不住吆喝,几个村民端出早已准备好的酒碗,对舞者促一相敬,并相互唱起了当地民歌。低沉而延绵的歌声与浑厚的铜鼓声和谐地融为一体:“一月到了,我们该做些什么?怎样做?”一曲唱罢,人们又随着铜鼓的节拍尽情舞动,如此歌与舞相互交替、融会贯通,直至十二个曲调全部结束。里洒村铜鼓舞与当地社会生产和生活习俗相伴而生,将生存的信息以舞蹈的形式传递至今,并一代代传续下去。

揭开铜鼓舞之秘

铜鼓舞是文山州壮族、彝族民众中流传最广、影响最大的古老舞种之一,分布于广南、麻栗坡、富宁、西畴、马关、丘北等县的壮、彝村寨,而以广南县壮族、彝族和麻栗坡县新寨乡和富宁县木央乡几个彝族白倮支系的铜鼓舞最具代表性。广南县拥有出土和传世的铜鼓40余面,其中年代最早的为春秋战国时期的沙果鼓,距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铜鼓很早就被作为权力的象征、驱邪祈福的神器和祭祀活动的乐器使用。

铜鼓舞属族群性的集体舞蹈。舞者围成圆圈,踏着鼓声节奏沿逆时针方向起舞,跳完一组舞蹈动作再跳另一组,舞蹈表现的都是壮族、彝族农耕生产生活的真实写照。广南县那洒镇马贵村壮族铜鼓舞和八宝镇里洒村彝族铜鼓舞完整保留了十二套舞蹈动作,反映着一年四季12个月不同的生产生活内容。壮族铜鼓舞表演时,一人敲铜鼓,另一人以木桶伸入铜鼓内,使鼓声形成共鸣,并产生独特的滑音效果,这在其他任何乐器演奏中是找不到的。彝族铜鼓演奏则是一门难度较高的技巧:一人用公、母两面铜鼓可演奏十二种不同的节奏组合,简称十二调。据称公鼓代表太阳,母鼓代表月亮,十二调代表一年十二个月,因此彝族的铜鼓舞还包含着本地民族的历法文化。

文山铜鼓舞凝聚着壮、彝人民的创造才能和聪明才智,具有鲜明的民族、地域特色和重要的历史、文化、艺术价值,是壮、彝人民重要的精神支柱之一。铜鼓舞文化折射出壮、彝人民勤劳、聪慧、淳朴、善良的性格及审美观念,是研究壮族、彝族社会历史,传承民族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媒介,在维系民族生存和发展等方面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各级文化工作者经过近3年多的实地调查、收集整理和组织申报,《文山壮族彝族铜鼓舞》于2006年5月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铜鼓舞的传承与保护

文山壮族、彝族铜鼓舞活动示范点是开展项目保护和传承工作的主阵地,是项目实施和发展的支撑点。其中壮族活动示范点两个:广南县那洒镇贵马村、者兔乡里玉村;彝族活动示范点两个:广南县八宝镇里洒村、麻栗坡县董干乡新寨、城寨村(后两村为一点)。

在授牌仪式上,里洒村村长王国文双手捧着“文山壮族彝族铜鼓舞活动示范点”的牌子和2000元传承活动经费,激动地说:“近年来我们得到各级领导的关心,曾多次受邀到镇上或县上参加各种演出活动。没想到我们的铜鼓舞会得到国家如此的重视,现在我们不但要一代一代地跳下去,而且还要跳到文山,跳到昆明,让更多的人都能看到。”

据文山州文化馆馆长王瑛介绍,州、县对铜鼓舞传承和发展的相关措施主要是:不断充实“文山壮族彝族铜鼓舞”的文字、音乐、音像、器具等相关资料,建立传习活动及传承人档案。成立州、县、乡(镇)、村四个级别的保护工作领导小组,形成有组织、有计划、有责任制的规范保护;以实物、图、文、音像等艺术形式,在文山州文化馆及广南、麻栗坡两县文化馆分别建立“文山壮族彝族铜鼓舞”民俗展厅;在广南、麻栗坡两县分别建立“文山壮族彝族铜鼓舞”示范点的传承活动场所(兼传习所),扶持铜鼓舞老艺人进行传习活动,培养年轻一代;以学校为示范点,将铜鼓舞蹈编入学生课间操中,使青少年学生从小得到铜鼓舞的优美音乐旋律和舞蹈韵律的感染和熏陶。(通讯员 李文聪)(云南日报)

编辑: 李文君